质疑假设(Challenge Assumptions)— 拥抱变化

质疑假设(Challenge Assumptions)— 拥抱变化插图

在实际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根深蒂固的惯性思维方式会使创新变得困难,就好比上个世纪大部分人认为我们永远不会飞;时至今日,我们不仅可以乘坐气球、飞机遨游世界各地,甚至主动从滑翔跳伞这些极限运动中的寻找刺激感。

大脑喜欢走捷径,惯性思维方式刚好提供了这种便利性:倾向于适应单一角度思考问题;而我们所处社会环境无时无刻都在产生变化,这就要求我们需要不断地调整自身的状态来适应变幻莫测的大环境。

捉摸不透的变化意味着我们常常无法维持住某件事物的常态,这也给我们一个启示:摆脱某种事物的固有模式,从多角度多侧面的视角去观察和思考才能深究问题的根源;这也并不代表就这样把惯性思维全盘否定掉,只有认识到惯性思维的负面影响我们才会有意识地去避免以及改善。

一、为什么要质疑假设?

产品、服务、模式、环境不是一成不变,它们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会受到内在或外在的影响而产生变动。

就在不久前,以下这些问题还相当发人深省,同时也会有人认为这些问题愚蠢透顶:门一定需要把手吗?水龙头一定要用手拧吗?手机需要插电缆线吗?汽车必须要有司机和方向盘吗?

创新是打破占主导地位的观念,摆脱旧意识旧经验的约束进行多方位思考,提出对问题各种不同的新见解,然后深入发掘新的设想。

设计思维推崇科学的方法来激发设计师的创造力:如挑战假设、最糟糕的设想和SCAMPER,并通过质疑假设来调动我们的想象力;这些构思技巧是是一种水平思考的方式,它基于人的发散性思维,帮助我们挖掘出可能被忽略或未加以探索的领域。

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群体:他们直接跳到解决方案,没有人对假设提出过质疑——工程师、商业人士、设计师和设计专业学生。

我对此现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开始观察那些设计专业学生;发现他们在完成项目的过程中,当他们构思出一个可能会是解决方案的设想后,便不再寻找第二个甚至第三个解决方案,自然不会考虑到方案的可行性,这不是设计思维的目的。

因此,我改变了想法:设计思维真的很特别。– Don Norman, in Rethinking Design Thinking

二、When

从你正在应对的挑战中退一步,并针对产品或服务你想尝试进行创新的部分提出不同视角的看法。

当你陷入思维困境或者灵感枯竭的时候,质疑假设非常有效 。质疑假设是一种推动停滞不前的创新讨论的有效方法。

这些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特征真的至关重要吗?还是因为我们习惯性地忽略太过熟悉的事物?人们真的需要在两只脚穿上同样的袜子吗?甚至同样的鞋子?袜子有必要穿吗?

这些问题听起来很傻,你所提出的这些假设可能性也确实很傻,直到你提出了真正让整个团队雀跃的想法:“嘿,为什么要称呼它为xx?如果它真的是“ XYZ”怎么办?”

正如唐•诺曼(Don Norman)所强调:在你触及有洞察力的问题之前,你必须先问几个愚蠢的问题。这也并不是说所有的问题都是愚蠢的,只是它们需要进行一些实验来证明这种可能性的可行性。

三、How

1)列出假设:

记住,每个假设都代表着一个看待问题的视角。唯一的真理并不存在。

即使是这样的陈述也是一种观点。典型的假设包括:

  • 做某事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时间和成本等约束条件下。
  • 某物因某些规则或条件才会起作用。
  • 人们相信、思考或需要某些东西。

2)质疑假设:假设你可以克服并挑战所有的假设

  • 提出类似的问题:这怎么可能不是真的?
  • 我们如何花最少的时间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3)想办法把挑战变成现实:真正的挑战是让它成为现实,再次使用相同的原则。

产品、服务、模式、环境不是一成不变,它们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会受到内在或外在的影响而产生变动;质疑假设这种创意方法将通过质疑你的设计、服务中的设想来产生意料不到的创新,让这些假设不再是唯一的真理。

透视主义是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在发展哲学观点时创造的术语,该观点认为所有意识形态都是从特定角度发生的。

就“知识”一词的意义而言,大部分人都是可以达成共识的。

但也会出现其它的解释:它没有任何意义,却也有着无数的意义;透视主义认为我们倾向于用自己的需求来解释世界上的事物,我们的动力和他们的支持和反对;每一次冲动都是一种欲望的支配,每个人都想将自己的观点作为一种规范强迫他人遵守。— FriedrichNietzsche, The Will to Power, §481 (1883–1888)

参考资料:

[1] Haakon Faste, Chainstorming! Cheatstorming!, 2013

[2] Don Norman. Rethinking Design Thinking, 2013

[3]Assumption-busting

[4]Friedrich Nietzsche, The Will to Power, §481 translation by Walter Kauf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