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技孵化器正处于衰落期,那么代替它们的将是什么呢?

教育科技孵化器正处于衰落期,那么代替它们的将是什么呢?插图
教育科技加速器在2010年还挺受欢迎的。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兴起的加速器曾帮助催生了许多早期创业公司。而长期以来一直是教育科技领域的资深人士Barbara Kurshan认为,现在的教育科技加速器已经不及那个时候了。(Edtech startup incubators? That’s so 2010.)

Kurshan是宾大教育学院的资深学者兼创新导师。她曾花多年的时间建立包括非营利和营利性的教育科技公司。她知道早期创新者需要支持,但是她不再相信3-6个月长的“孵化器”是支持这些早期创业者最有效的方式。Kurshan正在设计一个新型的项目——她希望这个项目不仅能帮助创业者激发创意,也能帮助他们让自己的企业发展壮大

“我们看到了对更短项目的需求,包括更多的指导、后续咨询和基于我们对教学了解的研究“。她说,”我认为这点反映了教育创业生态圈的进化“。

去年11月底,Kurshan和她的PennGSE同事们(目前催化剂项目的执行董事Michael Golden和教育创业硕士项目负责人Jenny Zaph)对上述提到的想法做了测试:他们在旧金山举办了两期“创业教育(Entreprenurship in education)”研讨会,致力于帮助创业者创办公司和学校,为他们提供更强大的人才网络和创业建议。他们希望,这些项目将有助于为教育科技公司生存所需的支持性环境铺平道路。

在某种程度上,Kurshan的观察与教育中另一个艰难的教训——中学如何衡量“成功”的问题——相似。大约20年以前,教育变革者开始带头宣传让学生上大学的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意识到让学生能上大学只是个开始,而非结束。更难但更有力的结果是让学生在大学里取得成功,这样他们就可以拿着学位离开。

Kurshan对如何建立教育科技企业这点有独特的见解:早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教育先驱者们接受苹果电脑,她就成为了第一批使用计算机技术学校的学生。她获得了Ed.D学位,在分析计算机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时,协助公司的创办,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许多早期创业公司被大型教科书出版商或其他公司并购,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更重要的是:维持这种技术的运作和最新的证明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很少有学校或学区能管理他们精益的IT支持团队。

教育科技的第二次到来

2010年左右,随着软件应用程序转向云计算(而少数人可以管理、维护),以及随着创业者开始专门为课堂和学校设计软件——而不仅仅是重新利用最初为行业开发的产品,教育科技又重新开始流行起来

许多有雄心壮志的创业者还处在首次创业阶段——大多数都是几乎毫无创业经验、甚至毫无教学经验,但是对教育有热情的年轻人;还有一些是曾经的教育工作者,他们想把课堂上能付诸实践的有效理念推广给成千上万名学生。

为了支持这些新人创业者,经验更丰富的创业者们仿照硅谷YC成功的范例设立了教育科技孵化器。YC曾孵化过Airbnb和Zenefits等公司。StartL (现在已关闭)和Imagine K12(在2016年与YC合并)是首批教育科技加速器,致力于帮助创业者驾驭教育中独特的复杂性。紧接着后面又有十多家类似的孵化器/加速器——有一些是由大型企业(如Intel和AT&T)主办,还有一些是由全国各地的私人投资者主办。

Kurshan采取以大学为中心的方式来发展孵化器。在她2012年加入宾大教育学院后不久,她筹集了资金开始了自己的”design charrette”,或者基本上说是在宾大一个为教育科技创业者提供的孵化项目。像其他的孵化器一样,宾大对其选择的公司进行适度投资(通常为2万美金),并且在这些公司中持有股份。宾大最终对约28家创业公司进行了少数股权的种子投资。其中,据Kurshan报道,有两家被收购;有一家获得了更多的投资,还有8家在收入和用户数量方面都有所增长。

宾大创建了一个创业硕士项目,5个小组(包括114名学生)的”capstone” project是写一份商业计划书。70%的学生制定了关于营利(或半营利半非营利)公司的商业计划书;另外30%的BP是关于非营利企业的。少数10%的项目专注于发展学校设计。

过去几十年来,宾大主办了Milken-Penn GSE教育商业计划竞赛。该竞赛每年向参加“pitch”competition的创业者颁发14万美元奖金(每人从2万美元到4万美元不等)。现在的策略是将这些项目结合起来,包括研讨会、证书项目,以及“个性化”的教育科技创业教育

更多关于教育科技的看法

总的来说,教育科技创业公司的数量在增加。这股热潮在2013年达到了巅峰,当时有超过240家公司在教育科技领域开展业务。2018年,这个数字还不到2013年的三分之一(不超过80家教育科技创业公司),这是自2011年以来新公司数量最低的一年。(P.S:原文预估的说是可能不到2013年教育科技公司数量的1/3,而我去查了后面EdSurge统计的美国教育科技公司数量,确实支持预计得出的结论哈: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9-01-15-us-edtech-investments-peak-again-with-1-45-billion-raised-in-2018)

从统计角度来看,失败的创业公司比成功的多。但是,教育科技的失败伴随着一种特殊的痛苦,因为教育工作者和学校必须投资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作为显著的成本来采用和成功使用任何新技术。

“我担心的是,我们给很多公司只有一点资金(和一点指导),而这些还不够规模化”,Kurshan补充道,“它们需要支持,我们也需要寻找其他办法来支持它们。”

她将这种担忧与另一个长期目标结合起来:看到更多教育科技公司深思熟虑地将学习研究纳入到它们的产品和实践中。“我们看到有很多想成立一个新公司的人,也经常看到这项研究不支持他们所采用的方法”,Kurshan说。“我并不反对尝试一些不同的做法——但是如果你想要推翻这项研究,你得有更好的解释。”

这些观察引领Kurshan和她的同事们设计着正在进行中的研讨会和集训课程,内容围绕着以下的特殊话题:如何成立一家公司,哪些法律问题需要我们注意;以及最重要的,如何在研究基础上进行创业。在2019年早些时候,Kurshan希望项目计划能正式实施(很好奇不知道现在如何了~),也希望宾大能为创业者提供一个获得证书(或甚至是学位)、持续的辅导和networking机会,帮助创业者和潜在的投资人建立联系。

Kurshan认为,这种新方法更符合创业者的个性化需求:“我们通过研讨会、每周的辅导和教育学院的研究人员、教育者和投资者网络,为每家公司的需求定制辅导和研究。”她补充道。

“创业者说,‘We don’t listen very well at the beginning, but eventually get our hearing back’,”Kurshan开着玩笑。现在,她希望能为创业者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提供他们所需的支持。

以下是关于宾大教育创业硕士项目的信息:

https://edent.gse.upenn.edu/program